新闻

2、我们可能会规划到电力管理局

作者:排列5 发布时间:2020-05-19 15:23 点击数:

  如果最近关注电力方面的新闻,就知道电力行业的改革已经开始了。这轮电力行业的改革始于2014年国务院通过的《关于进一步深化电力体制改革的若干意见》,改革从售电侧起步,在各省陆续建立了电力交易中心,旨在搭建用户和发电企业的交易平台,以服务各个发电企业和用户。具体的改革内容是什么呢?请看下文。

  本轮电力改革是在国内制造业成本上升,发电企业效益下滑,电网公司售电垄断的背景下诞生的。还是那句老话,改革的本质上就是利益的再分配。国家能源局当然会在制造业、发电企业和电网公司里面,选择利润丰厚的电网公司作为本轮改革的对象。

  建立多个电力交易中心来搭建用户和发电企业的交易平台,从而逐步取消电网公司的售电业务,来推行电力行业的市场化运营。

  我们知道以往是电网公司来决定发电企业的上网,同时向用电企业收取电费。但这种垄断的盈利模式很快要“一去不复返”了,电网公司以后会从那种“吃两头”(吃发电企业和用户)的模式,转型为在政府监管下收取“过网费”(过路费)的模式。商业模式的转变往往会造成利益格局的变化,电网公司的利润部分会转移到发电企业和用户身上。话句话说,“电老虎”的时代很快会结束。难怪我近来常听到在电网公司工作的人说:“电网的效益大不如以前了”。

  从本轮改革的为制造业和发电企业纾困的初衷来看,大的用户,比如沿海某城市的制造工厂,可能会购买到廉价的电力。但是,仅仅靠便宜的电来维持生存,只是权宜之计。最根本的解决方法还是实现制造业的转型升级,来提高利润。

  目前国内许多发电企业(诸如我之前文章提到的风电、光伏还有部分火电)半死不活,迫切希望多发电上网来为自己纾困。但从现实情况来看,能否发更多的电取决于各个发电企业与用户的博弈。当然,政府政策导向也是很重要的,比如给新能源行业以及那些“半死不活”的电厂一点政策优惠。

  本轮电改中,最值得一提的要数一些售电公司的成立。也就是说,我们今后看到的直接收电费的单位不再是“国家电网公司”和“南方电网公司”了,而是新成立的当地区的售电公司。这些售电公司从性质上来说应该名会有民营企业,从职能上来说应该是“售电代理”(如果售电公司不享有是实际的输配电资产的话)。这点上是不是跟电信行业很像,我们接触到的那些电信服务人员都是临时工!这些临时工在录取上是不用经过国网招聘考试的,嘿嘿。

  在议价能力上,售电公司如果不坐拥输配电网的资产,其议价能力会很有限。甚至毫不客气的说,会变成电网公司以及政府单位的附庸(此处省略若干字)。若售电公司要想摆脱附属地位,最好去收购一些电网资产(当然优先选择贴近用户的配电网资产)。当然,这种收购会涉及到另外一个改革,即输配电改革。目前输配电定价(资产评估)已经开始,输配电的改革(输配电网的“离婚”)也不会远了。哈哈。

  最近值得关注的与电力行业人事有关的新闻有两个:一个是国网内部的人事调整,另一个是能源局的人事调整。目前的调整很可能是为中共十九大布局,也就是说等中共十九大结束,本轮调整后的能源行业新人,也许会继续目前的改革路线。具体的政策本专栏会继续关注。

  中国的电力行业未来发展如何?或许是个大话题。我先以英国的电力行业作为样板来分析吧,毕竟英国的电气化和工业化走在了我们的前面。

  英国电力行业大概自上个世纪50年代(二战以后)开始扩张,到70年代初接近饱和。

  英国电力行业鼎盛时期是在60年代,今天的英国电网基本上是那个时代完成的。在这个最鼎盛的60年代里,英国的变压器设计师匠心独运,设计出了适合自己国家系统的新式变压器—整合系统变压器 (integrated system transformer),并根据此制定了一套变压器行业规范。于此同时,各个电器生产商(EE, AEI, GEC, FERRANTI等)开始产业扩张和兼并。其中,英国通用电器公司(GEC)在60年代中后期兼并了英国电器公司(EE)和联合电器工业(AEI)。

  可是,好景不长。到了七十年代,随着英国国内(这里指不列颠和北爱尔兰)电气化的逐渐完善,英国国内市场也日趋饱和,各个电器生产商为了生存只好投入到海外业务,主要是前殖民地国家的电气业务(那些国家刚刚独立需要建设)。于是,英国通用电器公司(GEC)和曾经生产出世界第一台商用电脑的电器巨头FERRANTI在海外业务中又度过了大概10多年的美好时光。

  这个状态直到1980年代中期,伴随着部分电器生产商又一次遇到了层出不穷的财政困难,又一轮产业整合开始了。Dundee的BONAR LONG生产厂先卖给了挪威的一家公司,然后辗转在80年代末期又被新成立的ABB收购,至于,FERRANTI和GEC分别挣扎到了1993和1999年破产。百年老店FERRANTI的部分业务被公司转让,英国通用电器GEC被法资企业ALSTOM收购。纵观八九十年代,英国优良的电器制造企业基本上被外国收购。与此同时,电力企业也由国营的中央发电董事会CEGB被拆分成了一个大的国家电网公司National Grid,几个配电公司,以及若干个发电企业和售电公司。英国电力行业实现了发电、输电、配电和售电的分离。

  20世纪英国电力行业的历史告诉了我们,当一个国家在电气化的时(1950-1970),它的电器制造商会扩张产业。一旦电气化完成(1970年代),电器制造商为了消耗过剩产能会选择对外产能输出。当产能输出乏力,企业生存就遇到了重重财政问题,这些财政问题最终会导致了1980年代到1990年代的英国电气产业的调整。这轮产业调整的当然是由撒切尔夫人为代表的英国保守党政府带头的。在这段时期里,往往会有层出不穷的减薪、裁员。据说,英国大学电气学院的一些老师就是在上个世纪90年代产业调整期间从工业界转行入职的,他们的学术造诣使得他们熬过了八九十年代英国电力行业的萧条,并且迎来了新世纪里英国留学生的黄金时代。相比之下,那些住在经济适用房(council house)的英国失业工人(包括电力工人)以及他们的后代就不是那么幸运了。

  中国目前电力行业已经实现了发电与其他三项输电、配电和售电的分离。未来电改是否朝着英国的方向走,实现发电、输电、配电和售电的完全分离,拭目以待。但是,可以预料的是,当一个国家逐渐完成电气化的同时,这个电力行业应该会面临产能过剩等问题。以下是本人对这一幕出现时候的预测:

  这两种企业应该是在产能过剩的背景下最先受到冲击的企业。受冲击最明显的体现就是订单减少,从而导致年终奖降低等。为了摆脱困境,各个企业可能会对海外进行产能输出,就像英国上个世纪那几个电器巨头那样。只不过,中国不同于英国,没有一个类似于英联邦的政治经济体系带来的稳定的海外市场。因此,海外产能输出的效果可能会大打折扣。就算中国有几个友邦,那几个小国能否大范围的吸收这个超级大国电力的产能也得画上一个问号。更何况恶邻居相伴(参考中国在缅甸的水电投资以及中泰高铁项目)。所以说,未来若干年,随着国内电力行业的饱和,各个电器设备生产厂和电建集团在国内外市场的竞争应该会加剧。在竞争中,掌握国际领先或垄断技术的企业才能顺利占领国内外市场。

  其次受到冲击应该是发电集团,受冲击的体现是年发电量减少,从而导致电力企业运营亏本。在这一背景下,各大发电企业可能会竞争上网(向国网调度争取发电份额)。同时,各个企业(如果有能力的话)也许会用金融或行政手段(对内的)来压低原材料价格,从而压低发电成本(我感觉国内的发电企业目前没有这个能力去做空国际大宗商品的价格,部分因为大宗商品的交易中心不在中国)。如果竞争上网和降低成本还是亏损,剩下的路只有降薪裁员(这一幕在英国的八九十年代发生过)。

  要知道电力行业作为能源行业,其萧条往往伴随着钢铁、石化等耗能企业的萧条。如果,中央和地方政府支持的企业面临萧条,财政赤字增加。改革,可能会盯上国网这块蛋糕了。至于怎么改,会不会走英国模式(全部民营化,以及发电、输电、配电和售电四大板块完全拆分),笔者认为作为把持国家经济命脉的能源行业,在那条路上即使走也不会太远。也就是说,未来不太可能完全像英国完全民营化,很能部分民营化,即“抓大放小”,把部分亏损子企业(某级单位)售给民资企业或地方政府。然后民资企业或地方政府成立公司,再改组裁员或者返聘(种种办法吧)。至于哪个单位会被抛弃,国网内部(尤其是财务部门)应该最了解吧。但是,一个基本的判断是,如果一个地方设备(姑且认为是电能枢纽变压器吧)通过负荷的经济价值低于维护这个设备的成本之时,这块电网就很可能是国网公司的负资产。例如,某变电站年流过负荷只值1000万,但是人员和设备维护成本高达1200万,这个变电站运营对网局来说就不经济了。于是,网局会不会把这个变电站卖给地方政府或其他民资呢?事实上,在计算资产价值时,资产重要性和出售成本(包括经济和政治成本)也是考虑因素,具体起来就太复杂了!

  说了这么多,有人担心目前国内电力行业产能过剩,目前会不会出现笔者说的以上几种情况? 答案是“不会”。因为就目前来看,电力产能过剩似乎是暂时的,等这几年经济寒冬熬过去,电力行业应该还会有若干年光景。至于若干年后,等人口深度老龄化和经济停滞出现,我们这代电力行业工作者应该会面临上个世纪末英国所遇到问题吧。在此,先和大家分享一下自己的心得。

  觉得文章有用就给个赞吧,也希望读者关注我的专栏《电力行业与能源战略》,以后会有更多精彩的文章。链接:电力行业与能源战略 - 知乎专栏

  国家电网和南网有一部分要变成售电公司,比如叫南网(或者国网)广州电力服务公司之类的,市场上还会多出一些其他零售商,比如(随便编的名字):华能电力服务公司,国电电力销售公司,西门子中国电力服务公司,华为电力服务公司。他们有的是发电集团的子公司,有的是外资公司,有的是民营企业,都可以从发电公司那里购买批发价格的电,然后制定出电力零售套餐,把电转卖给用户,赚取差价。大用户也可以直接向发电公司买电。

  那时,刚开始你家可能每月收到电费单仍然来自南网广州电力服务公司。也许有一天你觉得他们电费太高,或者服务太差,下个月就跑到华能的营业厅看看他们的套餐怎么样,结果发现华能那边每个月便宜一度电便宜五分钱,而且送你一个空气净化剂。你觉得太好了就签约了。作为南网售电部门的工作人员,客户被这样拉跑了,他们是不是既恼火又担心?于是乎他们只有努力想办法提高技术和服务水平,降低电价,用专业的服务让客户满意,别人才会找你。就和你签手机一样,选哪个服务商,不都是看哪里便宜又好用么。

  电网另一部分则是输电与配电公司,叫做建设主体。拥有硬件设施者,不太可能被拆分,仍然是自然垄断。他们不参与电力市场,也没有这方面的竞争压力,当然也不能从电价差额中获利,只是收取一部分的电网使用费用(加在电价里)。工作上的压力来自与他得给这个市场提供稳定的设施和服务。出了问题,以前是企业内部的事情,现在还要影响到其他公司,有承担各种额外的法律责任。所以他必须通过各种技术和经济手段提高电网的安全行和稳定性。

  电网的运行部门,主要是调度部门,叫做运行主体。国外一般调度部门不是属于电网,而是归电力监管部门管,或者是独立调度员(ISO), 而且不能引入竞争。这一部分责任更重大。反正大家都要相互牵制,责任和挑战会更大,但那样才能实现自我价值不是吗。没本事想混日子的人肯定担心,真正有本事的人却更期待。对于老百姓来说,电力改革带来的好处肯定是很大的。

  当然考虑到中国的国情,可能出现一些国外没有的问题。基层员工应当努力提高自己的知识水平和文化素质来应对这次必然到来的改革。

  如何看待国家发改委的《关于进一步深化电力体制改革的若干意见》,发电厂会在此次电改浪潮中崛起么?今天是2018年12月17日,在三年后又看到这个问题。结合了解到的信息补充一下。

  发电集团大多数资产集中在东部地区,而东部无论是火电、核电都不是支持的对象,2018530新政国家对光伏的支持都停了,增长主力是大水电,太阳能风能的增长基本上到头了。

  西电东送与水电风电外送,目前成为了调节东西部发展差距的一种行政手段,而不是市场行为

  目前看来东部地区的工商业用电价格有所下降,而随着居民用电不变。这促进了东部地区高耗能产业的发展,

  用电量增速这里判断错了,15年到现在东部用电量增速极快。18年年中的预测是,

  18年到20年增速每年8%,20年到25年增速每年4%,25年之后增速为1.5%

  电力建设在十五五和十六五期间仍然有大量高压长距离输电项目,这侧面说明东部分布式能源的发展直到十六五都不被看好

  国有企业都在做主辐业分离,分拆资产上市回笼资金,合并子公司的投资公司,成立投资集团筹钱准备投资。

  2025年之前,经济危机使得新兴行业达到历史新低时,当百业萧条时,国企应该刚刚处于最有钱和最有投资准备的时候,抄底投资的时候来了。未来的两网是像日本软银那样吃投资分红的企业,

  以下为2015年12月1号原答案: 第一,对于两网未来应该会更加光明。垄断的权力由过去行政权力转变为以资本形式体现的对新市场的垄断权力。 第二,发电厂的好时候是在十几年前缺电的时候,现在电力过剩,电厂尤其是火电,以后不会再有好时候了。随着经济增长对用电量需求下降,发电行业已经逐步成为传统行业,别说分一杯输配电的羹,蛋糕都小了,你那点体量能吃到更多? 第三,居民电价不在放开范围内,放开的是工商业用电。或许负担一部分低价居民用电会逐步成为发电企业承担的任务。 我国用电量的上涨不会再像之前一样,,随着经济下行,用电量基本处于不下降的状态发电集团的日子越发不好过,包括核电也是一样。 改革对于智能电网、电力市场、分布式电源、特高压、能源互联网的建设将使得电网的经营范围更加多元化,也会为电网带来新的大量建设的新项目。两网不再依靠旧有的电力规划调度的垄断权力,然而随用电量增长停滞,未来电力调度垄断权力也越发得不那么重要。大量资本被投入新的市场和领域,使得两网在新开辟的市场里短时间内又处于垄断地位,而这个市场比以前更加多元化。

  最让人关心的电费问题。电网员工都是自己交电费,我也希望电费降价,最好是不要钱,嘿嘿。但是,可能性不大。电信移动联通分三家,你的手机费降了吗?我的反正没有。

  家庭网线可以又接电信又接移动吗?我看到的是有的可以,有的小区不行。所以如果改革后,市场上有abcdefg家售电公司,你家只通a家的电,还是只能买a家的。

  手机信号好像是用基站还是啥发信号,似乎分了一段时间(那段时间确实话费低一些),现在又合一起了(三家公司现在在我这个市的收费标准差不多),就是一个基站能发移动电信联通的信号都可以。。电力的话。。线路肯定得分开。变电站都没法一起合用维护检修。想想都麻烦

  现在电力局迫于压力,什么偏的地方都要通电,电费完全回不了成本,别说建设成本,维护成本都回不来

  如果要分呢,就是新建城区可能用别的公司的电啦,片区,或者大企业,有可能能实现用b公司的电。。。估计也是一锤子买卖,价格也就一开始说好的,后面任何一方想调整也不是是那么简单

  对现在国网的影响我觉得应该不大吧。老大们只能瓜分新地盘。问题是,现在经济那么差,人口老龄化已经挺明显了,村里年轻人好少,可能跟日本一样村镇慢慢荒了。哪里有多少新的用电需求嘛。

  说句题外话,我们市局每年都有新进大学生辞职,我知道的有五年了。我也工作没多久,我看到的大部分新员工都是没有周末,晚上要加班。接触到的领导也很辛苦。如果家里有别的门路就别进电力局了。我们辞职的新同事,开个一百多万大奔来办手续。也是醉。

  我的理解就是两个极端:1、可能我们以后将会失业,成为各运维中心、售电点的私人员工,不再有电力企业这么一说。2、我们可能会规划到电力管理局,也就是每个地方的检查监督调度机构,主要负责电力管控,就比如想邮政管理局一样,只做管理下面管理着EMS、顺丰、申通、圆通等快递。

  广东省即将开始售电侧试点了,据说第三方售电公司多达20多家,2016年他们卖电会占总售电量10%有多。对于电力员工的震撼应该是相当强的,整个经营管理机制都变化了,最担心什么呢?是成为邮政第二。若单独成立电力公司下的售电公司,人分开,那就变化更大。你去哪里,当然是拥有核心竞争力资产的电网公司好。

  从业人口数量在4个环节会重新分布,逆势和弱者被慢速驱离,顺势的强者快速进来。

  电成本和污染高的会傻眼~!甚至大家会庆祝他死掉,分割他的遗产和小姨子。

  就地消纳存储是风光电的出路,促成高耗能产业用电户和发电侧近亲结合,避开远距离传输环节

  比如:吉林铁合金厂这种电耗子,迁移到白城这种西部的憋电窝,顺便把污染一并治理掉,吉林市多一个工业遗址园林景点,白城市增加一些工业砝码,别污染、别污染、别污染!~

  可谓是件天大的事情,目前国内快速发生的经济事情,只有海绵城市的速度价值可与其并论。

  改革就是改游戏规则,利益调整;影响肯定有,什么特高压、智能电网,那是讲来好听吧,国网就热衷讲这个,社会最关心的是电价能降多少


排列5

@SHENZHEN ENERGY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排列5